如今它却不是欧洲的一分 子
作者:dede58来源:dede58.com时间:2019-08-11

  地平线上悬挂着黄色的观测气球和高射炮弹的白色烟云 飞机在很高很远的地方像给他们表演一样空战 尽管谁都知道那是真会sǐ 人的。晚夏柔和的暖风中飞舞着白蝴蝶 人中间暂时从前线撤退。战场低沉的轰隆声非常遥远 像远方的闷雷。 炮火轰鸣的时候 恐惧蒸腾他们的皿液。安静下来后 他们的脑浆又浸满了哀叹。 祖囯把他们送到这里。那些慷 慨激昂的口号把他们骗到了这里。现在让这些勇敢的孩子重新选择 他们仍旧会默默的服 但绝不会像当时那样兴高采烈。第一次雨点般的炮火就指出了他们所犯的错误 在炮火下 上一代人所谆谆教 导给他们的世界观土 动他们的文人朕客仍在继续撰写文章 进行演 而士bng们却看到了野战医院和sǐ王 他们把效 家看成是头等大事而士bng们却已经知道 没有成为逃bng也没有成为胆小 鬼——所有这些词汇总被信手拈来就随便使用——被推到最前线的人们像所有人一样热爱 那些年少的学生们在每次进攻时总是勇往直前 但是现在他们会进行区别 一下子学会了观察。孩子们看到 那个世界已经完弹了。他们突然觉得孤独得非常 而且只好一直孤独下去。前线士bng们心中那股战 争的忧郁挥之不去 即使是在那么美丽的夏曰里仍旧压抑、强烈。而每个人都说不出来也不需要说出来 他们今天差点就不能在这里打牌、在风和曰丽中享用白豆烧牛肉、在虞美 人之间和同伴聊天。他们差点就和连里另一半兄弟一起在昨夜的炮火里灰 mi。2010 2043 回复 ア以下省略 36位粉丝 10楼 简直像抽签般公平又毫无道理的sǐ王。 “你们有谁见过克默里希 最终克洛普这么问起他们的同学。 石炭酸、脓和汗的味道 那就是野 战医院的味道。呻 急匆匆的脚步声一点安慰的细语 那就是野 战医院的声音。这个从开战以来就一直人满为患的地方。 8226克默里希就躺在其中一张简易病床 看着他的同学们。“你好吗 “还好”克默里希垂下头 “只是tuǐ疼的厉害。” 基尔伯特不动声色地看着那年轻人的被子 其下是一只铁丝篓——他的tuǐ其实已经被截去了。 克默里希蜡黄的脸上满布前所未有的皱纹——那其实是一种征兆 在他的皮肤之下 生命已经不再脉动 而被挤到了皮肤的边缘 就快从每一个mo孔中渗出去 离开这年轻人了。 他的指甲却很长 头发也一样 似乎飞快往外跑着的生命也被挤到了那里。那头秋cǎo般蓬乱却茂 盛的棕发让基尔伯特有一种感觉 觉得那些头发真像cǎo一般会在年轻人sǐ后还继续生长 在一个开裂的头颅上汲取养分继续生长。 克默里希还惦记着他那双漂亮柔 软的飞行员长靴 显然没想起来自己已经没有tuǐ了。同学间又聊了一会儿 几乎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在一个将sǐ之人面前提起什么都不恰当。最后他们答应明天再来 走之前用香烟贿 赂了一个医疗bng 让他给刚做完截肢手术的克默里希打 zhn吗 第二天基尔伯特和保罗依言去再去看望克默里希。这回克默里希第一句话就显得清 醒多了 “他们截掉了我的tuǐ。” 他边上的小桌子有半碗剩粥 说明他已经吃不下东西 体不肯再x收营养。保罗尽力安慰他“你只失去了一条tuǐ 很多人失去了两 tuǐ或者双臂 那要糟得多。而且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你这样认为 “当然。”“你这样认为 ”他重复了一遍。 “一点不错 佛兰兹。这儿的伙食挺好 你得吃下去 恢复起来。” 保罗激动地掩饰自己的心 住了他的手腕保罗愣了一下。 克默里希就那么攥着保罗的腕子 慢慢拉起衰弱的身 一直凑到同伴耳边轻轻地说 “——我不信。” 基尔伯特看着病床 上年轻的士bng 这具千疮百孔的躯 体再也困不住哗啦啦lixi的生命。他双 唇煞白 肌肉萎 两眼下陷。昨天还挤在他皮肤边缘的生命今天已经穿透他、挥散掉了。 还有几个小时 一切就会过去。 这对保罗而言更加难过。他们一起长大 他知道克默里希是他们中唯一能在单杠上做大回旋的人 那时他的头发就会像丝一样飘到脸上。他还知道他受不了香烟 皮肤白 他知道克默里希想当个护林员??这就是佛兰兹8226 十九岁半他

名人养生

饮食养生
  • 调整发射角度非常不方便
  •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去面对
  • 如果有人说你黑表情包(如果有人
热点关键词

Copyright © 2002-2017 梦想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